China Academic Literature Database China Core Journal Alternative Database

中国核心期刊遴选数据文献检索中心

为各业学者提供学术论文、期刊、综合评价、影响因子等内容检索!

刑事科学技术在侦查活动应用中的问题及对策

【摘 要】:

【摘要】随着犯罪形式向多样化、复杂化发展,我国的刑事侦查也时刻面临着新的挑战。由于目前我国侦查中存在人治思维占侦查的主导地位、技术队伍人员较少且人员相对不稳定这两方面的问题,从而出现了侦查工作收集的证据有限、侦查人员的诉讼意识不强的现象,最终导致了侦查中证据价值降低、证明力减弱的结果,忽视了刑事科学技术在刑事侦查中所起的作用。侦查活动中刑事科学技术的地位不可动摇,只有提高侦查人员的理论与研究能力、把握好刑事科学技术发展的方向、提高刑事科学技术与侦查活动的对接,同时要深刻意识到刑事科学技术的作用、提高侦查人员的证据意识,才能顺应当前和未来的刑事犯罪形势,有力打击各种犯罪。

【关键词】 证据;刑事科学技术;刑事侦查

 


随着我国社会、经济、文化等领域全面发展,各个方面的交叉点、融合点变多,各类信息传递的速度增快,科学知识也在迅速传播,但同时也为各类犯罪活动提供了有利条件。犯罪分子作案的手段变化多样,伪装越来越隐蔽。

目前我国没有出台正式的证据法法典,但在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和行政诉讼法中都规定有证据制度,而只有刑事诉讼法中对证据的概念进行了定义。从1979年的《刑事诉讼法》第五章第三十一条“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都是证据”到2012年《刑事诉讼法》第五章第四十八条 “可以用于证明案件事实的材料,都是证据”。证据的概念由事实就是证据改变为材料就是证据。

1979年的刑事诉讼法规定的证据的种类有六种,分别为:(一)物证、书证;(二)证人证言;(三)被害人陈述;(四)被告人供述和辩解;(五)鉴定结论,(六)勘验、检查笔录[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1979年版),第五章第三十一条。]。之后,1996年的刑事诉讼法修改了证据的种类,将原先的第四条补充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并且增加了一个种类为“视听资料”,由最初的六种证据类型增加到七种。随后,在2012年的刑事诉讼法中将原来的“鉴定结论”改为“鉴定意见”、“勘验、检查笔录”补充为“勘验、检查、辨认、侦查实验等笔录”、“视听资料”补充为“视听资料、电子数据”,并且将最初的一类物证和书证拆分为两个种类。自此之后,刑事诉讼法中证据的种类变为八种。

从刑事诉讼的角度来说,侦查阶段是诉讼程序的起点;从刑事案件侦破方面来说,侦查技术人员在案件发生后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发现、寻找和收集证据。为了保证案件的侦破和整个诉讼过程的顺利推进,刑事侦查人员必须树立用证据证明事实的反推意识。结合着刑事诉讼法的不断更新和修正的这一现象来说,新刑事诉讼法更加注重语言逻辑的严密性,同时要求司法人员破除对鉴定结论的盲目推崇,更加严格地按照法定程序审查案件[ 钟新文:《新<刑事诉讼法>对证据制度的规定》,载《长江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4月第4期,第36卷。]。证据变得尤为重要,即要求公安机关在对案件进行侦破的过程中要严格依法取得证据,改善旧的破案形式,重视案件中各种证据的“倾诉”能力,充分运用科学的知识,从科学技术的角度出发,引导侦查人员办案。刑事科学技术是顺应着司法实践的需求而发展的,所以我们要深入了解侦查活动中应用的科学技术,顺应时代发展和司法需求。

一、刑事侦查活动中存在的问题和现状

(一) 人治思维占侦查的主导地位

1.“重口供、轻证据”的现象

受到旧传统与旧习惯的影响,“重口供、轻证据”的现象在当下仍有遗留。公安机关在刑事案件侦查的过程中,容易过度重视犯罪嫌疑人的归案情况。往往想在抓获犯罪嫌疑人之后,通过讯问获得口供,从口供中得到证据,再者在实践中,得到口供是最直接的破案方法,多数口供来的较容易。若犯罪嫌疑人口供被排除,加上其他关联证据不足,诉讼就无法进行下去。这时再补充侦查,在犯罪现场寻找、发现、收集证据时,现场环境可能已经被破坏甚至现场已经不存在,能收集到的证据就少之又少。

2.侦查人员缺少法治思维

首先,即使在严格执法的大环境下,由于各种原因,仍存在以罚代刑的现象存在,但是这一现象并不是短期能够改善的,我们应抱着乐观的心态看待这一点,因为我们正处在改善这一现象的过程中,而且坚信最终会杜绝这一现象的发生。其次,即使目前我们有各项优秀的法律制度出台,但侦查人员仍然需要培养良好的法治观念。缺乏法治观念,习惯依靠行政命令解决问题,往往造成的就是工作随意,决策不科学,容易存在以权压法的现象,成为侦查活动发展的阻碍因素。

(二) 技术队伍人员较少且人员相对不稳定

我国的刑事科学技术发展迅速,并且目前就处于发展中的状态。虽然我们已经意识到培养技术方面人才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且已经有了不少刑事科学技术方面的人才,但是能在实践中灵活利用技术来侦破案件的人员不能满足众多基层工作的需要。部分基层,现场勘查、痕迹鉴定、建档管理、联网上案、包括法律文书都是由几人自己进行,侦查人员少,专业技术人员也不多,没有足够人员进行分工而且工作任务繁重。统一组织培训,也是挤出时间,培训之后又接着投入前期的案件工作中,学得快忘得也快。虽然这可能是一个基层片面的现象,但也可能是普遍的存在。

刑事科学技术方面的人才培养也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不但需要有良好的知识储备能力,要有丰富的实践工作经验,还需要有潜心钻研的时间与意识。而技术性侦查人员的职称与普通侦查人员相比上升空间很小,人才培养的积极性就会减弱,当技术人员的事业心丧失,也就不利于留住技术人才和培养技术人才。

二、提高刑事科学技术在侦查工作中应用的对策

(一) 提高理论与研究能力

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物质本身具有客观规律性,人们通过实践可以认识客观规律并加以利用。无论是犯罪嫌疑人或是现场中发现的证据都有其特定规律和特定性存在。在科学技术的帮助下判断出犯罪嫌疑人可能的职业特点、生活偏好,综合利用各类证据总结出的规律划定犯罪嫌疑人可能生活的区域,为侦查提供方向。

作为在我国正处于发展阶段的一门学科,还有很多东西等着我们去探索和研究。我们要不断学习新的理论,从国外吸取先进的技术和知识为我所用,用创新的精神研究这门科学,确保科技强警。

(二)完善技术队伍建设

我国有许多的刑事科学技术方面的人才,虽然当下技术人员的数量已经得到了扩展,但仍不满足办案的需求,故在平稳发展的同时,应着力培养技术型人才,没有扎实的基础,没有过硬的专业技术,便无法成为一名合格的刑事技术人员。目前虽然高校中已设立相关专业,但最终走上这条路的毕业生并不多,人才流失严重。因此在培养技术人才时应考虑定向的发展,解决技术型人才的工作问题或就业后的福利问题,让他们拥有更强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不但要培养出懂刑事科学技术、懂侦查策略、懂法律法规、会现场勘查、会调查研究、会侦查破案[ 廖中平,《四川省公安管理干部学院学报》,1999年,第43期。]的人才,还要培养出热爱这个职业,并且愿意长期留在这个岗位上奉献的人才。

(三) 把握好刑事科学技术发展的方向

随着我国经济的增长和科技的进步,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要求,目前基层公安的刑事技术设备充足,但较为陈旧。不能完全跟上现代化犯罪和侦查工作的需要,但随着犯罪现代化程度不断升高,单纯靠陈旧的设备去破获技术型、智能型犯罪是很难的。因此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必须时刻紧跟刑事科学技术的发展方向,虽然刑事技术的研究存在滞后性,走在高技术性犯罪前不容易,但至少应保证这一专业性技术的连续进步,要有前瞻性地应用新的科技发明,对刑事科学技术的基础建设予以高度重视,加大投入,强化高、精、尖科技手段分子引进和应用,切实巩固和提高刑技水平和工作效益[ 陈爱平、谭增庆:《充分发挥现代刑事技术在侦查中的作用》,载《河北公安警察职业学院学报》,2009年,第9卷,第2期。]。

(四) 提高刑事科学技术与侦查活动的对接

丰富的知识只有转化为良好的思维方式和习惯,才能决定判断能力的高低。刑事侦查人员的任务主要工作是对案件发生的现场进行勘查、收集、核实、查明案情,从而查获犯罪嫌疑人。要将刑事科学技术的知识与刑事案件的侦查过程紧密结合起来,刑事科学技术人员作为刑事侦查人员的重要组成部分,要深刻的认识到,刑事科学技术工作不只是对痕迹物证的检验鉴定,也不只是对案件现场的勘查和检验,还包括在这些检验工作过程中为侦查活动提供的方向,和最终为诉讼提供的证据。

参考文献:

[1] 张建华,郝新华.新编刑事科学技术教程[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群众出版社,2010.

[2] 叶青主编.刑事诉讼法学[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

[3] 魏红主编.证据法学教程[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8.

[4] 曹江.我国公安机关刑事技术现状中存在的问题和改进措施[D].上海交通大学,2012.

[5] 兰跃军.比较法视野中的技术侦查措施[J].中国刑事法杂志,2013(01):66-74.

[6] 王闯.论我国刑事科学技术工作存在的问题与对策[J].公安科技,2012.03期.

[7]  刘文.DNA鉴定技术及其在刑事侦查中的应用[J].中国司法鉴定,2007(04):27-30.

[8] 徐伯承.刑事科学技术在刑事侦查中的作用分析[J].河南科技,2012(18):10.

[9] 王瑞华.刍议侦查人员证据意识的再加强[J].铁道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7 (03):63-66.

[10] 张慧.浅析刑事影像技术在案件侦查工作中的重要作用[J].科技风,2014(04):174.

 





【作 者】:曹可嘉;
【单 位】:华东政法大学;
【关键词】:中国核心期刊数据库,中国核心期刊,
【出 处】:《法制宣传资料》2019年12期
【收 录】:中国核心期刊(遴选)数据库----中国核心期刊遴选数据库